当前位置:首页>校外新闻

“反服贸事件”对岛内政治未来的影响

文章来源:南方都市报 作者:陈建利 发布时间:2014年04月01日 点击数: 字号:

 

 
3月17日,台湾“立法院”内政委员会审查《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》时,国民党“立委”张庆忠宣布协议审查已超过3个月,当视为已经通过审查,要强行送“立法会”存查,引发不满。18日,台北一些高校的大学生和反黑箱服贸民主阵线等集结,强占了“立法院”,并于23日冲破警戒线,进入“行政院”,引发警民冲突。学生要求马英九道歉、江宜桦辞职并逐条审查服贸协议。马英九在25日表态称,与学生对话不预设前提。台湾大学生为何会因“服贸协议”的审查而走上街头?“服贸协议”是否真的对台湾民生构成冲击?民进党在这次反服贸协议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?事件会向何处演化?如何评价近年来马英九主导的两岸政策?以及这一事件会对今年年底台湾的“七合一选举”带来何种影响?就这些问题,南都专访了台湾政论名嘴、原《新新闻》总编辑黄创夏先生。
 
“服贸协议”为何会搞砸
 
南方都市报(以下简称“南都”):这次学生因反“服贸协议”而占领“立法院”、“行政院”,深层原因是什么?
 
黄创夏:这个事件可以说是台湾社会对马英九“政府”近年来不满的瞬间爆发。直接引爆点是3月17日在“立法院”内政委员会上,国民党“立委”张庆忠的“30秒”,违反原来国民党与民进党“逐条审查”的约定,欲将“服贸协议”送“院会”存查,引发朝野不满。台湾70-80%的民众认为此举有违程序正义。
 
对于这些走上街头的民众来讲,马英九执政六年来与大陆签署的多项协议,带来的“和平红利,他们没有分享到,感受很不好,回头看,台湾民众当然希望两岸能够做得更好。民众一路挺马英九走过来,先是当选“总统”,后两岸的“三通”政策和“E C FA”都相继通过。2012年,在选举的最后一个礼拜,两岸关系又成决定性因素,助其当选。但马英九给民众留下的印象是两岸政策的“和平红利”的分配问题,他不愿正视也不愿解决。这“和平红利”给人的感受是只有少数人和少数团体享有、垄断了,致使民众中有一股怨气。
 
马英九“政府”在签署“服贸协议”的过程中,台湾的优势产业,政府都有相关部门与行业沟通,但对于竞争力不足的行业,则有一些恐慌,像美发、洗衣、安养机构和印刷出版等行业,担心受到冲击。尤其是美容美发行业,在这次反服贸游行中,更像是个“急先锋”。
 
与很多国家和地区类似,台湾年轻人的失业率是偏高的,大概是12%,是成人失业率的3到4倍。这十几年来,台湾的经济有增长,但历次民调显示,台湾40岁以下的年轻人,月薪是不到4万新台币,与16年前相比无增长。“三十而立”不可能,而近年来房价飞涨,到40岁买房子都几乎不可能。台湾现在35岁左右的这代人,可以说是非常“沉闷的一代”,对未来充满疑虑。政府在处理“服贸协议”中方法不当,就激发了这种恐慌、疑虑和愤怒。而对于张庆忠违反程序正义的“30秒”,马英九“政府”又不愿意处理,这触怒了台湾民众的底线。
 
南都:并不是说“服贸协议”本身真的对台湾民生构成多大的冲击?
 
黄创夏:两岸签署的事务性协议已经高达19项。“服贸协议”所涉并不那么重要,但却成为这次冲撞的标靶。马英九为何会变成众矢之的?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更重要的“投保协议”、“知产协议”等,台湾都与大陆签署了。哪一次不是在“立法院”吵吵闹闹中,强势表决通过的?这次的“服贸协议”的通过是马英九“政府”把它搞砸了。
 
南都:为什么这么说?
 
黄创夏:这本来是个影响很小的协议,“吴习会”后,可谓王郁琦和林中森的第一份成绩单,马英九和金溥聪又最喜包装,为了显示他们用的人是有能力的,特意把“服贸协议”包装成两岸政策上的又一个重大成绩,重要性甚至超过了“投保协议”和“知产协议”。
 
马英九与金溥聪惯常的政治逻辑就是,拉紧蓝绿对决,泛蓝自会归队。2011年,他们曾借“ECFA”痛踩蔡英文。所以,民进党在“立法院”阻挠通过时,马英九叫战苏贞昌,就“服贸协议”公开辩论。去年9月份“马王之争”爆发,处理“服贸协议”的官员又把在“立法院”通不过的责任推给王金平。马英九公开指责王金平的一个罪状就是与民进党勾勾搭搭,阻止“服贸协议”通过,这就引起了全台湾社会的关注。台湾对两岸政策历来敏感,这个协议就跟着上升为“政治性议题”。马英九又没有分配好在政治上应对此事的团队,把这个问题的处理丢给了专业官僚。这些专业官僚不懂政治,在与行业的沟通中,是越“沟”越“不通”,恐慌和疑虑不仅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。面对危机,马英九又放弃政治处理,而回到“事务性性格”,再加上台湾经济不景气的背景,以及这个“30秒事件”,就造成了这次事件的爆发。
 
“服贸协议”终会通过
 
南都:在你看来,这个事件会向何种方向演化?
 
黄创夏:台湾社会这几十年来基本上就是“冲突、妥协、进步”。这次学生占领“立法院”、“行政院”的事件,把它归结为“学生运动”有点勉强,因为这并没有引领台湾进步的核心价值。学生的热情抒发出去后,在那边也不会撑太久。最初捍卫程序正义,全社会会支持,再冲撞下去,影响社会秩序和政体的运作,也不是社会愿意看到的。多数舆论领袖包括工商领袖也呼吁要退回到协议签署后的约定,即回到实质性的逐条审查。这群学生缺乏组织,他们的语言和诉求已经失焦失控。马英九、金溥聪和江宜桦的讲话也没有针对这个问题,他们本来是想把这个问题演化为“马王之争”的第二场,把这个问题推给了王金平。但学生们在占领“立法院”五天后,产生焦躁情绪,这是群众运动的必然,一个不小心的失控产生了,就冲击了“行政院”。
 
冲击“行政院”后,如何善后已经摆到首要位置了。学生提出三个较高的要求,江宜桦辞职、马英九道歉和回到逐条审查,有点骑虎难下。学生也谈到此后两岸关系如何谈,要进行立法,实际上也在找台阶下。而马英九通过不常涉及政治的太太周美青传话,愿意不设前提与学生谈。双方会逐步下调标准,找好台阶下。最后会回到当前台湾整个社会的共识,即“一字不改,逐条审查”。在审查过程中,若发现问题或思考不周全的地方,可要求相关主管单位提出救济办法,甚至形成所谓的“附带协议”。若回到“立法院”,民进党再刻意阻挠,会变成整个台湾社会反扑的对象,这个协议估计很快就通过了。
 
南都:这个事件中的一些场面很有意思,在“行政院”的台阶上,民进党的四位大佬蔡英文、苏贞昌、谢长廷和游锡堃坐在一排,力挺学生。而学生中的领袖像陈为廷、林非帆等被曝出是绿营支持者。有声音认为事件背后是民进党在主导。
 
黄创夏:学生运动出现后,实际上民进党“亡党”的危机已经浮现了。学生冲在前面,而民进党完全没有主导的力量。几个大佬急急忙忙出来沾光芒,“割稻尾”坐收其利。几个大佬的那种行为和目的,台湾民众看得很清楚。事件本身暴露了苏贞昌带领的民进党落后于台湾的民众诉求,没有能力扮演一个合格的在野党。学生冲进去后,民进党第二天九点才下达动员令,连反应的能力都不够。而国民党“金马指挥部”散布消息说是民进党主导的这次冲撞行动,把“马王之争”,再提升到“蓝绿之争”,也只会让台湾社会反感。
 
现在说这些学生领袖的背景是曾在蔡英文身边工作过,暗示是蔡英文主导。这一点是让台湾民众觉得最可笑的。现在很多台大政治系的学生联署反对、质疑江宜桦,江宜桦曾在2006年鼓吹学生上街头是合理的,而当时江宜桦是施明德红衫军运动的执行长。江宜桦也是背景有问题,出身有问题,难道是施明德在背后操纵江宜桦吗?这不是很荒谬吗?这跟出身和血统没有关系。现在双方都在找台阶下,而蓝绿以过去十几年的惯例,还想从蓝绿对决的逻辑中牟利。
 
南都:你刚才用的一个词汇很重,即“亡党”,民进党会有这个危机吗?
 
黄创夏:在蒋经国时代的末年,是台湾社会力量崛起的年代。教育问题、民生问题和环保问题,当时都是超越党派的社会利益。但由于台湾社会结构的特殊化,很快就形成了所谓的“党外运动”,民进党创立,当时是社会力量引导民进党创党。1994年台湾第一次选举之后,蓝绿对决开始形成,政党开始绑架社会利益。这两年来,台湾出了很多事,但苏贞昌和民进党连反应都没有。现在的民进党是被台湾社会看不起的。过去台湾有100多个政党,反国民党的力量很多,比如还有亲民党等。但这些政党因为跟不上台湾社会的进步而被淘汰。现在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在党内的支持度都不到一成。民进党现在在台湾的民调和国民党差不多,但国民党有组织、有资源、有党产。民进党现在组织差,又提不出好的政策,人才也凋零,“泡沫化”的趋势很明显。
 
马英九团队缺乏协议应对机制
 
南都:马英九也再次出面解释,“服贸协议”不会冲击岛内民生。实际上,自2008年当选以来,马英九主导的两岸政策,包括“三通”,“EC FA”,“投保协议”、“知产协议”和“服贸协议”等。你怎么评价马英九这些年的两岸政策和成果?
 
黄创夏:台湾人当然希望能签署这类协议,能分享“和平红利”,有挣钱的机会干吗放弃?像“投保协议”,“知产协议”,台湾与大陆早就签了。这两个协议,对在大陆经商的台湾人来说,感受很深,它们都是救济机制,而不是保障机制。“投保协议”签署后,现在累积的案件有两千多起,马英九并没有在“政府”里面设置专职人员处理落实,到现在只处理了15件,当然引起了绝大多数人的愤恨。“知产协议”也是如此。台湾“智产局”的人很努力,但只有四五十人在处理。大家本来期望签署了这些协议后,在大陆经商有纠纷可以得到解决,但马英九没有做好相应的应对机制,期待很高,但落空会引发反扑。
 
马英九呼吁台商“鲑鱼返乡”,但回到台湾的资金却无出路,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。马英九又对股市持保守意见,不愿意开放渠道让这些资金进入股市。结果是这些回来的资金都涌入房市“炒房”。马英九执政的这6年,台湾的房价飙涨得厉害。年轻人买不起房。历次民调显示,年轻人最痛恨的就是高房价。
 
像“服贸协议”,涉及到的就业人数可能是285万,真正受到冲击的可能只有1万人,但马英九政府与这些人或行业沟通不畅,致使这285万人疑虑会成为那1万人中的一员。马英九又指责这些人的疑虑和冲击是不对的,这不是让人火大吗?
 
结果是两岸政策的受益者不会感激马英九“政府”,受到冲击的又充满怨恨,这些怨恨不断累积,终至爆发。而一旦出了问题,也没有人为马“拼命”。
 
 
马英九喜欢江宜桦,江宜桦也是这种性格,一旦出事,他们就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。这个事件出来后,国民党中生代的一些人,包括郝龙斌、朱立伦、胡志强等都没出来挺他。郝龙斌甚至还给马英九难堪。
 
南都:这一事件会对今年年底台湾政坛的重头戏“七合一”选举,带来什么影响?
 
黄创夏:民进党现在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,可以往上扩张一下,要看今年7月蔡英文当选党主席后的智慧和能力了。但估计选票不会有明显增加。而国民党已经成为这群学生的“敌人”,选票只有流失,很难扩张。整体上台湾民众对选举的疏离会强化。“服贸事件”终会过去,但马英九的声望不会再回来,江宜桦内阁的公信力也崩解了。